社会公益

“我奉献,我快乐”义工精神征文比赛获奖征文选登(一)

2012-05-21社会公益268ssw [    ]  [打印]

编者按:今年的雷锋纪念日及学雷锋月虽然已过去两月余了,但雷锋精神却时时围绕在我们身边。两个月前,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的意见》精神,学生处学生助学服务中心组织开展了“我奉献,我快乐”义工精神征文比赛,把雷锋精神融入“Trees”学工文化,形成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良好局面,推动了学雷锋活动机制化、全员化进程。现在刊出的即是本次征文中的作品,版面所限,只能管中窥豹,但雷锋精神的影响亦可见一斑。

 

 

荷地,一路花香

    文/周月媛

荷地镇丽水市庆元县的一个小镇。离开的那个早晨,荷地的天空飘泛着蒙蒙的细雨,孩子们撑着伞,早早地等在校门口为我们送行。回杭的大巴就要开了,我们使劲地挥手,眼泪忍不住落下来。我默念着临走时吴建鹏自创的打油诗《再见》,手里捏攥着他们送的信笺,心里有太多的不舍。丽水支教,我以为我只是蜻蜓点水般在这里做短暂的驻留,谁知却刻骨铭心。

吴建鹏,第一堂语文课就许诺要送我野花的小男生,每次上课都把小手举得老高,抢着回答问题,总爱和女孩子们争风头。走廊上一群孩子围着我叫汤圆姐姐,他在人后嘟着小嘴,狠狠地喊一声“不对不对,是汤圆奶奶”。“汤圆奶奶…….”分别时,他唤我的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我开学的时候答应要送花给你……”原来他一直都记得。低着头,揉搓着衣角,他难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我昨天采了一天,被哥哥踩坏了……”心里很温暖,我抱抱他,说一声“谢谢”。徒步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到遥远的洋边村取回自行车,为的就是给我采一束野花。我想象着他骑着破破的小自行车在雨里飞奔的画面,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周姐姐,听您描述杜少府和王勃的情谊,我们要感情深厚,时间空间的限制又算得了什么呢?谢谢你对我们的关心……”小燕菲的信深深地触动着我。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儿童。我不知道那被时间和空间硬生生掰开的亲情,会不会在无数个安静的夜晚化作哽咽的思念。无论友情还是亲情,他们更懂得珍惜。

“周老师,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们,我们爱你。你离开了我们,我会伤心的。”小惠贞,一个很文静的小女孩,总是默默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看着别的小朋友一起跳皮筋,玩手绳。递给我小纸条的时候,羞涩地低着头。“以前这里也来过很多老师,但他们都走了。汤圆姐姐,你以后会来我们这里教书么?”我想到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老师们来了又走了,留下盛夏里孩子们灼热的期待,安慰的话语那么苍白。

“汤圆姐姐,突然见不到你我很难过,你写给我的信上,有你的味道,我一闻到就想哭……我好想你,你要写信给我啊。”手机振了,心跟着动了。小淑慧,那天你带我去走山后的小路,台阶上长满了青苔,你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山里的路不好走,要小心。我们坐在山间的大石头上,你用那根天蓝色的毛线变化着各种形状。你问我什么是QQ号,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我摸着你的头,一阵心酸。

很多次,我们沿着盘曲的山路,步行六个多小时,去学生家里进行家访。塘尾村,洋边村,半路村,因为太偏僻,我们一次次怀疑是否迷了路。家访让我们觉得沉重,大多家庭都是木质的房子,泥涂的墙面,散发着霉味的破旧的小阁楼,简陋的家具,只是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再潦倒一些的,风随时可以钻进房子。荷地的冬天异常的冷,屋檐补了又漏,下雨的时候只能用锅碗瓢盆接着。我们送去募捐到的书籍、药品、捐款,学生家长捏着社区老党员和同学们的捐款,感动得直落泪。 

回想这半个多月的支教生活,一年级的语文和美术,四年级的书法,五年级和初中混合班的语文,课多的时候我只能匆匆忙忙回办公室换个课本再又走进另一间教室,喊到嗓子沙哑也是常有的事。我们翻山越岭地徒步家访,绞尽脑汁地给孩子们安排有趣的活动,支教队员们在月光下商讨支教细节。我们用混浊的黄泥水洗脸刷牙,轮流放哨,洗露天澡。隔天换穿着只会越洗越黄的白色队服,单调地吃着高山包心菜和黄瓜土豆。我们一起值日,买菜做菜,洗碗擦桌。山里的昆虫千奇百怪,睡着睡着就有虫子钻进被窝,草席上的跳蚤总不安分,即便我用床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皮肤也常常红肿瘙痒。

再艰苦我们也一直在继续,当站在讲台上看到孩子们渴求的眼神,听到孩子们天真热情地叫着“老师好”,我们觉得自己经历的一切是那么有价值,这经历让我们的内心更加丰盈。

离荷地镇越来渐远,望着车窗外层层叠叠的大山,心里承载着一个暖色的愿望,我希望在山的另一边,有越来越多的支教者们来到这群孩子中间,传递爱、温暖和希望。在荷地,一路都是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