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调研

做你所爱的,爱你所做的

2007-12-15专题调研709cxq [    ]  [打印]

———在2007年11月9日新辅导员培训班上的发言

旅游学院辅导员       王歆玫

一直以来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相当长的时间里,在我的心里荣誉真的很遥远…比较畏惧这样的场合和方式,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简单再简单一些…真的觉得自己还远远谈不上“出色”,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性格使然…曾经有人说“放错地方的宝贝叫垃圾”,那么换一种思维方式,“放对地方的垃圾应该叫宝贝了吧”;如果说在过去的六年中真的在这个岗位上算是取得了一丁点的成绩的话,那么我想把自己定位于后者吧,平凡至极,只是幸运地放对了地方,于是散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光芒…

也许你们不知道,我对于这种发言场合的畏惧到了什么程度,不是害怕自己讲不好,而是觉得自己还不足以代表这个群体,这个非常艰难的群体,所以每次发言机会我都希望有更加辛苦的辅导员可以取而代之…于是才有了七月去育英前的高烧和省级优秀辅导员论坛上的即兴发挥。每一次都没有发言稿是因为在我看来,只要我还在做这份工作,那么随时随地我都可以找到素材讲给大家听,只要打开我的手机读着每天更新的短信,或感动或心伤,都可以跟众人分享这个特殊职业的满足和不易。于是本来是打算把上周五至日带学生参加省大学生导游技能大赛的坎坷经历讲给你们听的,还有就是蛮想把近些天收到的具有辅导员代表性的短信与大家一同分享的。但虞处显然希望我能有更充分的准备吧,无奈只能改变思路…其实上周我在导游比赛现场已经跟我的学生讲了我要把这几天我跟她们相处的故事讲给辅导员们听了,她们很是激动,拍手说,好幸运,自己也能成为歆玫姐口中的素材了…

为什么会从事辅导员这份工作……

从事这份工作纯属偶然,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当老师。我是一个会为自己做长远打算的人,六年多以前想的是要到南方去工作,所以还在大四开学前报了一个粤语班,想为自己将来到广东找工作做点准备。然而就在我刚刚开始大四生活时意外地成为了即将入学的旅游012班的助理班主任。01年9月12号是他们报到的日子,那天有件事给了我很深的触动直到今天都记忆犹新。记得那天下午我到寝室去看望刚到校的新生们,走进227寝室时只有一个女孩子在,她叫王琼英,来自湖北秭归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看见我进屋她从桌边站起来,当时还不是特别确定我身份的她叫了我老师好,并接着说了下面的话“老师,我们家里很穷,我的学费是我们宜昌市妇联资助的,但生活费就要靠我自己了;所以我想问你咱们学校有勤工俭学的岗位吗?…”当时她的话震撼了我的心灵,那一瞬间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她坚强的内心和善良的人格,琼英弱小的身影和她背后的一缕阳光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但同时也让我看到了一种希望的东西…也许这就是我从事这份职业的初衷吧。后来琼英在我们学院的办公室勤工俭学,她在大学四年中每年都获得综合一二等奖学金,并同时获得过两次国家奖学金和一次省政府奖学金,四年来她没有花过家里一分钱。最后她在05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中以优异的成绩被华东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录取。今年四月我在华师大的校园里再次见到了她,我们手拉手在华师的校园里走,谈着彼此现在的生活。后来她在我博客上的留言是这样说的“姐还是那句话,能认识你是我一生的荣幸,跟你手拉手走在校园里,有种时光回流的感觉,还好身边的你真的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活拨了,所以不至于让我有伤感,感谢岁月让我们亲爱的姐姐现在能生活得乐观了,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坚强、快乐…”感动之余想到了01年的那个中秋和国庆在一天的“十一”晚上,她在寝室门口紧紧地抱着我对我说“歆玫姐,我觉得自己好幸运,能够从那么遥远的秭归考到杭州来读书,而且在杭州的茫茫人海中,又偏偏遇到了你…感谢上天的安排…”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旅游012班让我最终选择了这个职业,跟他们的故事很多狠多没有时间在这里一一详述,不过还是想提他们的第一次班委选举的班会,那是01年的9月26号吧,我一大早起来发现放在窗台上的球鞋没有了,那时我们大四的寝室在一楼,也没有阳台,有时晚上我们会把鞋晾在窗台上,显然那晚有小偷光顾过我们寝室的窗台,我的球鞋就这样不翼而飞了;那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双鞋,但那天我竟然一点都没有不开心,因为我想着上午两节课后就要去给012班开班会所以心里特别兴奋,莫名其妙的,就是很想见到他们,觉得其他东西都不重要了。从那天开始,学生开始成为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能左右我心情、能给我带来快乐和伤悲的人…那天的班委选举很顺利,在结束班会前我说,“同学们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们班戚芳敏同学的生日呢?让我们一道为她唱支生日快乐歌吧…”小敏很是意外但她很感动,于是我们的班会就在一首生日快乐歌中结束了…那时我记得我们班每一位同学的生日,并且都会在他(她)生日当天向他(她)表示祝福,或电话或短信亦或是礼物;但是现在身为八个班辅导员的我已经做不到那样了,一些还是记得的,其余的我会记住大致的时间,尽量了解他们是什么星座和性格特征。

为什么要考MBA……

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心愿,能够靠自己的努力考上研究生,可以同时拿到硕士学位和学历的研究生。只有MBA可以让我实现这个梦想,所以当初并没有太多的考虑,比如自己适不适合读MBA,或者有没有钱交学费好像都没有想过;一个单纯的想法:考上研究生,用自己考研的亲身经历去身体力行地影响我的学生。“歆玫姐那么忙碌,生活那么艰苦都要考研,所以考研是真的有必要的,而且她能考上就说明我们也是完全有能力考上的…”。准备考研的那一年我上了两个新东方的英语辅导班,一个在四月的周末上,一个则在八月。上这些辅导班的过程中,我完全把自己定位于一个正在考研的学生,象他们一样一次不拉的去浙图上课。记得那次经历强台风新东方并没有停课,我坚持去上课,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湿透了,但我坚持在那个位子上坐到下午下课,中间都没有去吃午饭,因为起身会感觉到不舒服所以就一直那样坐着,在我看来,这些辛苦都是我以后去跟学生们分享考研经历的素材,所以我要经历他们正在经历或是将要经历的东西…新东方老师的英语授课方式给了我很大的启发,那时我的英语水平进步了很多,自信心也足了很多。于是我希望我有更多有条件的学生也能从中获益,通常如果要引导学生们去做一件积极的事我会选择给他们开一场讲座,所以我所带班级的学生在每个学期都有机会听到我的讲座。而每每在这样的讲座结束以后,学生们对待生活和学习的态度都会比之前积极很多。这让我很欣慰,欣慰地看到他们中的许多去报新东方的班,欣慰地看到我的班级里有一大半的同学选修课选数学建模,欣慰地看到他们全班都积极地投身到创新学分的立项中去……

准备考研的过程相当辛苦,那时的办公室还在B楼,而我们学院也还只有我一个老师在下沙办公。大半年来许多学生都一直陪在我身边,与我一路走来,元杰就是其中的一位。当时正读大二上期的他正在学习《线性代数》课程,那是我数学应考过程中的薄弱环节。元杰很有数学天赋,而且为了把这门课学精他花了很多心思。他向我坦言之所以想把线性代数学得更好一方面是为了给我讲题,至少我的提问不能难住他吧,不然就丢脸了;另一方面是想为自己将来考研做准备,他认识到了我们书本的内容与考研要求的程度还有不小的距离,于是就想为日后考研多积累一些。我很幸运了成为了他的学生,在那个寒冷的冬季,我们常常会在食堂讨论问题到很晚。有一次我们在流水苑食堂二楼讨论数学题目,结果突然灯就灭了,原来食堂已经没有人了,工人们打扫完卫生也该下班了,也不能怪工人们,我们的确是太晚了…那天我们摸黑收拾好摊在桌上的书和试卷再小心翼翼地走出食堂,并自我解嘲地说“哼,流水苑食堂的阿姨真不好,我们下次去行云苑吃饭了!”后来有一次我们在行云苑三楼也讨论到很晚,有个阿姨打扫完卫生向我们走过来,我们小声说“完了,完了,她肯定是来赶我们的…”结果没想到那个阿姨竟然说“我给你们留盏灯,电闸在那里,你们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关。”那个叫感动啊,当时的我们甚至都有击掌的冲动,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叹“看,行云苑多好啊…”备考的过程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因为学生工作本来就很琐碎,我一个人在这边工作压力真的很大,突发事件也很多。我的情绪常常会不稳定,有时会莫名其妙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甚至失去信心,元杰还有其他的元杰们一直在身边鼓励着我,是孩子们的支持和信任一直支撑着我坚持再坚持,一步步向自己的梦想靠近……

2005.12.26  18:18  from:傅元杰(旅游0402班)

如果你考不上那就是奇迹了!现在什么条件都有了:比较连贯的时间,系统的准备,考试的这么多次练习…….现在就是看你想不想的时候啊!从来就没有十全的准备,有句话说得好:真正的雄鹰正是在坠崖的时候学会飞翔,就因为一颗天空的心啊!

元杰是旅游0402的班长,他出生于一个很特殊的家庭,我是在06年他入党前写的自传里看到的,也是在那时才开始可以理解他过去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是在学风特优班演讲台上意气风发的他,其实他的性格跟普通人很不一样,下面这番话是他在高三毕业前、在要放入档案中的自我鉴定里写的——“在这1096天里,我并不是一个乖乖学习的好学生。作业应付不了时候,我会借鉴别国经验,课文趣味索然的时候,我会在书本上涂鸦;我并不是个乐群善处的好同学。我恼过人,也被人恼过;指责过人,也被人职责过;对人失望过,也被人失望过。我更不见得是一个好干部,我怨过苦,叫过累,甚至有时会感觉自己在受罪,我不会以身作则,也不会体贴人意,并厌倦开半个小时的会。但是,我不觉得惋惜,因为我认识自己,这很重要,我明白什么事我必须认真,什么事我必须负责。学习比吃饭重要,友谊比学习重要,因为所有的朋友都会鼓励我学习,我走过一个并无星光的三年,但青春并不因此而逊色,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交了许多朋友,收到很多评价,并且保留了三年中很少但很有帮助的部分,这记录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虽少,但有无数理由值得我为之自信而骄傲。高三年,临别时代我不善言辞,转身离去,抬首高歌,青年人的时代,从这一步真正开始!”在04级入学前我翻看新生档案时看到了这些话,说实话,挺震惊的,我们所熟悉的高中传统教育应该是不允许学生这样写自我鉴定的,在一个个模板式的自我鉴定面前,这样反传统的文字表达却让我眼前一亮而并没有感到不快,尽管我知道这个学生应该蛮有个性,但他积极上进。于是在他报到当天我毫不犹豫让他做了代班长,尽管元杰第一志愿并没有填我们专业,但我仍然相信鲁迅中学毕业的他,从小到大都当班长的他能够胜任我的高期望。其实在他入学一年后我跟元杰在谈及他档案中的这段话时他很无奈地说,当初之所以写那段话就是希望进大学后所有的学生干部工作都跟他绝缘,他觉得大学里是没有老师会欣赏这样叛逆的学生的,结果没想到我却偏偏因为这段话而让他做了代班长,所以他坦言在报到当天知道我的决定后愕然了,但仍然接受了是因为不好意思拒绝老天如此善意的安排。作为一个辅导员,一直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其实很难想象如果元杰入学时没有做班长,他的大学生活会怎样,因为我的存在这个社会多了一个有用的人,真好…

后面这个故事我没有在别的场合讲过,因为总觉得它是个性而非共性的东西。今天在这里讲纯粹是一种分享吧,也想让自己感动的分享。考上研究生以后一直很想感谢元杰,却找不到一个非常合适的理由。在那以前,元杰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手机总是经常性停机,我说过他很多次,说作为班长,他的手机总是停机会给我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不便,但收效甚微。而且有一点我一直很纳闷,那就是他为什么不入虚拟网,没有虚拟网他的手机费就特别贵,所以才容易停机啊…在跟他们班的同学私下交流以后我终于明白了原因,原来元杰在大一进来后有一次由于用手机无节制地上网玩游戏致使手机欠费很多,那个号码从此就不用了,后来才申请了这个号码,申请时身份证号码故意填错了一位,他不能用他真实的身份到移动营业厅办理业务的,因为欠费没有交清,不诚信的记录会一直都在。知道这事后,我也算是找到了那个回报他的理由,于是在4月10日他二十岁的生日那天,我用之前已经通过别的途径拿到的他的身份证和学生证到下沙的移动营业厅去帮他交清了欠款,加利息总计六百多块钱,然后再帮他办好了入网套餐等业务,回到学校正好是晚饭时间。我给他发短信说要请他吃晚饭,在行云苑三楼我把移动的信封拿出来递给他,并且跟他说,这是我送给他的二十岁生日礼物,以后元杰可以堂堂正正地走进移动厅办理业务,但同时也要记得自己不是孩子了,不能无节制地玩游戏了,不能再做让自己负不起责任的事情了…他含着泪接过信封并没有打开它,而是直接放入了衣服的内袋,对我说“王老师(元杰从来不叫我歆玫姐的),我会永远记得今天你说的话,也会永远记得这个二十岁的生日。等我结婚那天,要让你做证婚人,而且我会拿着这个信封跟你说,谢谢你,王老师,我长大了、懂事了,可以做对自己和别人负责任的事了…”

昨天袁老师问我是不是还在浙大读MBA,其实这是一个挺残酷的话题的,当然现在早就可以坦然面对了。但在当时还是挺失落的,在复试过后没有被浙大录取还是挺失落的…去年的愚人节,老天跟我开了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那天我正好带着规划0401班到临安神龙川春游,是在晚上得知没有被浙大录取的消息的,很伤心,毕竟是自己大半年为之倾尽全力的梦想,就在顷刻间破灭了…我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没有让学生们知道,他们都在外边玩…后来晚上跟我同屋的学生回来看见我的样子才知道了发生的事,也许在那样的场景下,她们能做的也真的很少吧…就那样过了一夜,我彻夜未眠,但第二天清晨我却清楚的听到了外屋传来的电视声音,那时才六点多钟,电视开到CCTV-9正在播放英语新闻。总是能清楚地回忆起国芳当时的模样,他拿着星火的英语四级单词书跟我说“歆玫姐你看我们多乖啊,一大早就起来背单词、听英语新闻了…”那时我红肿的双眼几乎睁不开,但我却笑了;我跟自己说我没事了,可以跟他们一道去爬山了。路上我跟他们说,有书读就好了,调剂回我们学校也是幸运的,只要能读研究生,那么过去一年的辛苦就没有白费…回来后我在博客上写了一篇文章叫《启程》,我知道我会在好好珍惜能在我们学校读研究生的机会,用功地念书,因为在这里,我总是能找到坚强和坚持的理由…

象二十岁的人一样思维和生活……

今年6月老俞(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过来讲座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大约一周前天白(他是统计学院05级的一位学生,职业规划学会会长,也是我培养的导乘队伍中的一员)告知了我这一消息,说讲座是他组织的,可以给我嘉宾席的票。尽管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老俞,也不是我第一次听他的讲座,但得知他要来我们学校演讲的消息时还是无比激动和企盼的。最后天白给了我十张票,我带着学生们兴高采烈地去听,那天我被安排坐在第三排最中间的座位,而那天坐在那个片区的学生基本上都是校学生会、各二级学院学生会和各社团的主要学生干部,他们中的许多都认识我或是听过我的讲座。于是那天我到了现场以后很多人都在叫我,或歆玫姐或王老师,这也引来了其他一些不认识我的同学的注目,我想他们一定在想这个人是谁啊,老师么?怎么又不像呢?有点怪怪的,其实我挺不好意思的…我很认真地听完老俞和周成刚的精彩演讲,并不时用笔记下他们的妙语连珠;讲座结束后我跟许多学生一道马上跑到后台找两位老师签名并合影留念。当时我的有些导乘学生也在,他们在等两位老师走了以后也要缠着跟我拍照片,甚至还有一些并不认识我的学生看到这一幕也要跟我合影…那晚回去后我把老俞说的一些经典话语和他在讲台上的照片放在了我的博客上,并且在日记中写道“今天感觉自己象个明星,这是好事么?我也不知道,只是如果我的存在还在给别人带去希望和力量的话那就接受现在的身份吧,就让自己暂时长不大吧…”

其实自己真的很象个孩子,为了减少跟学生们的代沟,我必须让自己象他们一样思考和生活…一直都象他们一样思维,其实那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因为自己毕竟已经快30岁的人了,却要学着象20岁的人一样考虑问题,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只是我知道自己好像永远长不大…也许有人会说那是幸福的,永远年轻该多好,其实不是的;常常都会觉得理想与现实越走越远了,很难找到平衡…

其实自己是一个非常渴望天长地久的人,但这份工作却剥夺了我去享受天长地久的权利。六年来,我觉得自己最不容易的一点是面对这么多届的学生都可以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热情和梦想,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当然这份执着也总是能找到支点。

记得去年6月我生日前后特别开心,走在路上都会笑的那种开心,因为我带03级的学生去宁大参加省挑战杯决赛获得了省特等奖,也因为晓栋(我在02级培养的学生骨干)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的公费研究生。6月的一天我在走廊里碰见一位老师,他说我看上去心情不错,于是我很得意地对他说“我的学生参加挑战杯获省特等奖了;还有我的学生考上中传的公费研究生了!我想想都开心…”当时他则对我说那些学生们以后很多都不会记得我的;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能记得我们的学生始终都是少数,而且就算能记得也许也只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因为什么事情触景生情然后偶尔想到了;但是这并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无论过了多少年,我都可以指着电视里的晓栋对身旁的人说“他是我的学生!”,只要那份骄傲和满足能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就够了;这比他们是否记得我要重要得多得多。

0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