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集体建设

心的交流是最美好的工作

2015-04-19班集体建设636cxq [    ]  [打印]

信电学院    侯铮铮

转眼间,在忙碌中引入2007级新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我那如陀螺一样高速运转的思维终于可以进入减速状态。刚踏上辅导员岗位的我和我的学生们一样都是新人,我们一起适应这个新环境,一起适应对方。如果说要对前段时间的工作做个总结,我所做的很多也很少,那就是心与心的沟通,交流和信任。

人的一生中会遇见无数老师,但能从人格上影响并让你记住一辈子常常想起的却为数不多,我自己也是,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中间伴随着很多老师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但能让我时时想起的却是我的初中班主任因为他教给我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可贵的是其人格。做什么行业都要有一个背景:一个工程师需要有工程专业背景:它需要模拟电路,数字电路,信号处理等等知识;教育也需要有教育的背景,教育的背景就是教育者的人格。

常说辅导员的是工作是管理学生,我却不这么认为。教育应该有两个目的:首先,传授明确的知识,读,写,语言和数学等等;其次,培养使人能获得各种知识(包括专业知识以外的生活情感知识)并独立作出正确判断的思维习惯。第一种我们可称之为信息,第二种我们称之为智力。无论是实践上还是理论上,信息的效用都得到了认可;但智力的作用只在理论上而不是在实践上得到了承认。当今只注重传授信息,而没有发展智力。教学老师旨在传授给学生信息,辅导员旨在发展学生的智力;教学老师用专业知识去教学生,辅导员用人格去教学生。什么是人格?教学的老师应该在专业知识上达到一定的水平,才能把课本知识消化吸收再用自己的思维和语言教授给学生,而不是从书本中采集知识,只把它们挂在嘴边,仅仅为了吐出来喂学生;辅导员更是应给做到这一点:只有树立好自己的人格,用真心和学生交流,才能触动他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继而用自己的人格去感染学生。什么是人格?人格就是一个人除去其在课堂上专业课本上所学到的专业知识之后,剩下的就是人格。专业知识在你脱离一定的环境以后就会慢慢消减,然而人格上受到的教育却陪伴人的一生而且影响着你在人格之外一切领域的方法和道路。人格就是心灵交流的背景。

新生们离开了父母进入新的环境,一个人突然闯入一个全新的环境,可能觉得一点自由都没有,新环境只为那些能适应它的人提供自由,由于他们没有触到心灵自由活动的范围,于是他们开始束缚自己的心灵,他们在互相之间树起高高的屏障,他们开始感到陌生。陌生代表着新鲜和恐慌,新鲜是他们渴望认识新朋友,恐慌是他们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调整自己心灵自由活动的范围。所以要想感染他们我能做的就是找到最好的途径让他们接受我的心。老子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所以只有让他们感觉到我向他们交了心,他们的心灵才会真正地向我开窗口。

在开第一次班会前,我尽我所有的时间去认识这些新鲜的面孔。我去女生宿舍她们开门第一眼基本上都会把我当推销的,还吃了一部分家长的白眼(在我没说话之前),在男生宿舍被当成了“女同学”。我花了不少力气和口舌来澄清自己的身份。我也有点害怕家长们看我的眼光:这老师怎么看着这么像学生,也太年轻了。以至于有家长误以为这个学校是否用大二大三的学生当辅导员。说实话,作为女生被别人夸年轻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但这时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怕我还没开始做工作的时候外在就让人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我。特别是一些反叛性强的男生,我是否能让他们从心里认同我。

开学之前,我心里有所担忧:

一是在浙江这个物质观念较强的环境里,现在又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这些纨绔子弟,千金小姐是否还能接受我的这种平等性的纯精神的交流,从而在亲和力和执行原则性问题之间达到一个平衡。

二是刚进信电学院时,我了解到有较大一部分同学是调剂过来的,毕竟在工商大学这样的文科环境中信电是相对的弱势群体。很多学生虽然自己并不明确自己的兴趣所在,却一意孤行地认为他们想学的是经济财会管理类,调剂的结果让他们进入大学后有一种失落感,提不起学习的兴趣。

在开学的第一次班会上,对于我担忧的第一个问题,我先主动向他们交了心。我说:“你们各位来之前,我把你们档案的照片剪贴下来做了一个文档下面写上名字,来回反复看为的是早点认识你们,我渴望认识你们——但是开学那天突然涌上来两百来号人,我就对我的计划完全失望了。一是我的大脑内存已满(因为突然事情条目繁多)又由于存放你们每个人的个人资料我大脑的硬盘也满了,所以基本处于满负荷状态。二是我发现各位长得和照片都不像,照片上无一例外都是一张苦瓜脸,现在我看各位都比照片上靓多了帅多了,我想敢情是被高考压迫的(学生笑)。希望你们从今天起用崭新的面貌和心情来迎接你们的大学生活。由于综上两点外加我眼睛视力不好,我希望大家以后在路上碰见我时能主动和我打招呼,给我一个认识你们的机会,当然如果是我先看见你们我肯定会主动先叫你们,我自己也是学生过来的,我知道在大学老师和学生关系不像高中那么密切,甚至不认得。特别是辅导员带了那么多学生,所以有些学生看见老师就贴着墙根溜过去。但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是这样的关系,你们对我来说不是一组组的数据,你们是一个个的个体。我不会用批处理的方式对待你们。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朋友我的弟弟妹妹,我也希望你们能用朋友的方式对待我。”

对于我担忧的第二个问题,在开班会他们走进教室时我就在观察每个人的表情,我发现调剂的结果在某些班确实是个问题。在他们没开口讲话之前我已经大概知道谁的失落感比较强。在班会上我对他们说了我自己对于专业的看法:“各个不同的专业就像一个抽屉被分成了的很多不同的小格子,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随着专业范围越来越窄越来越细越来越集中,这个专业格子的横截面也就是开口越来越小,但深度越来越深,直至所谓的骨灰级人物科学家们,就成了一条深不可测的细管子,但这些格子往下延伸的范围永远没有底线,因为我们只能无限接近真理。对于本科生来讲其实每个格子都是较浅的格子,但大家都呆在自己的格子里,看到了自己格子里的困难和不满意的地方,但头伸不到别人的格子里去,所以总以为在那些他们没看到的格子里都装着糖果和快乐。幻想总是可以给人更美好更大的空间。其实每个格子都是一样的,都有困难痛苦也都有欢乐幸福。人们总是把希望寄托与外在,而不懂得打理好自己的空间才会有最大的收获。人生的每段经历都将融入你的历史,你从来就不能否认和放弃,我们通常被看待事物的方法困扰而并非事物本身,既然这样我们为何不调整以下我们看待事物的方法呢!所以走在这条路上就要带着愉快的心情把这条路走好了,我保证你会意外的发现路边有很多美丽的花朵。”我还给他们举了我自己从刚进入大学到现在一路走过来的一些感悟让他们聆听我最真实的心声。

在开完班会后,当天有学生给我发短信,说本来因为调剂很郁闷,但她很认同我讲的那些话,决心好好学一定对自己有信心。并谢谢我!虽然她给我发短信已经是深夜半点多了,我带着倦意和她聊到一点,当我睡下的时候我想她一定也会有进大学以来的第一个香甜的梦。让我很高兴的是我收到了很多学生的电话邀请我去他们宿舍坐坐,我去了他们总是拿出一堆零食招呼我,末了我走时还给我包里塞点。我对他们说:“我这段时间可没少受贿啊!”他们打趣说:“老师,下次您换个大包来啊!”有学生对我说:“老师,这是我上学以来第一次班会没有睡着。”我说:“呵呵!不让你们睡着是我最大的目的啊!”有学生对我说:“刚见面,我觉得你不过就是个小女生,不过现在我觉得你不是了,我挺喜欢你的。”还有学生对我说:“我不想叫你老师,因为高中时我不喜欢老师。”从此,他老远看见我就叫我“铮姐”,刚开始我还不太习惯这样的称呼,不过现在已经觉得很亲切了。开学的一段时间我突然多了很多称呼,女生叫我侯姐姐的,男生叫我侯姐的,还有传统型叫我侯老师。

其实学生都渴望获得新的主意和想法,我所做的只是把自己的积累以自己的方式带给他们,让他们听到独特的声音。

    教师节来得很近,我在还没彻底和他们熟悉的情况下出乎我意外的收到了很多短信,而且其中还有几位我原以为由于失落感不太容易打开心扉的学生。有一位学生写道:“您的教诲如春风似润雨永铭我心,请让我把最诚挚的祝福送给你,祝您幸福!听说老师对学生的付出与教师节收到的祝福成正比!侯老师今天才发现您付出了多少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正比之说,但我对学生说我从来就没觉得这是一种付出,我认为这是我的交流方式,在这种心的交流中,快乐就会有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从而达到一种和谐。到后来的中秋节,我收到了学生们送我的月饼,还有班级给我的贺卡上有全体同学的签名。还有的学生中秋节那天一定要请我吃饭,理由是我是一个人在学校过中秋。我很感动:他们很多也都是第一次离开家过中秋,本来应该我去关心他们。他们却反过来关心中秋没人和我过。他们真的是一群很可爱的学生。

当学生们知道我是学工科的,有学生问我:老师你为什么选择当辅导员?

我说:我本来应该成为一个工程师,但我现在并没有脱离本行啊!老师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吗?谁说教育已经成为一种消费。我向来认为灵魂从来不能被买卖。比如以前我做工程项目:做前我会调研找难点,出了问题想办法解决。现在也是一样。第一次班会上讲的就是我调研找到的难点先打打预防针,这后面还会出现问题:比如一些报志愿偏文科类的女生她们对工科有一种直觉上的不自信,她们(包括她们的家长)问我:“老师,女生学这专业能学得会吗?”我笑着说:“我不是女生吗?”。在班会上我对学生说我在大学曾经也迷茫过,曾经为学不好模拟电路郁闷过,曾经对文科生的丰富轻松的校园生活羡慕不已。但走到现在,我一点都没对我选择了工科后悔过,理性逻辑思维和电子工程专业背景是我选择其他所得不到的,前者能让我更清晰地分析问题(包括一切领域),后者在目前这个岗位上它至少让我更了解这个专业的学生将在学习上出现那些问题。比如对于高等数学,这是一门理工科里最重要的课程。我通过了解认为他们中基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觉得自己高中数学学得不错,对高等数学掉以轻心,加上大学比较自由活动比较多,平时上课不听下课不看,以为到考前突击一番就OK;第二类是调剂过来的学生本来报的偏文科专业,觉得自己数学物理基础不好,还没开始就对自己很没有自信。我对学生说:“不要以为你以前基础有多好,也不要对自己没有信心,在你踏进大学校门的这一刻过去的都已成为历史,在高等数学的起跑线上大家都是平等的,和你以前的基础丝毫没有关系。在你们接触高等数学的初始阶段你们会有点迷糊:因为你们将会受到观念的冲击。”在他们第一天刚上完高等数学课的晚自习,我去六个班上转了一圈,问问他们第一天上课的感受,学生们跟我说:“老师,数学讲的太快了,而且如你所说的听得很迷糊”。我顺着这个机会对他们说:“刚接触高等数学最重要的是数学观念的转换,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你们以前习惯于不经过思考地对书本展示给你的公式定理采取拿来主义。但是现在就是在观念上给你们来个颠覆,你们需要自己很明确基本概念,学会用已明确基本概念去分析这些公式定理是对的还是错的,而不是不假思索地拿来就用。二是你们以前习惯了精确的数据,尽管接触过无理数,但形式上还是属于精确数据的范围。高等数学的开门第一章就是极限问题,这又从另一个角度颠覆了你们的习惯性数学思维。但是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学数学?数学是我们了解自然探求真理的一种工具。自然中的数学比如圆周率,黄金比率等等,都是只能无限接近而不能绝对到达,所以我们才说真理只能无限接近而不能到达的原因。综上两点就是你们会迷糊的原因。所以在高数学习上大家是平等的,关键在于谁的思维方式转变得快谁就跑得快。至于你们觉得老师讲得太快,这就是在大学你们要开始转变学习方法:高中的时候老师台上讲一个小时你们有些可能台下十分钟就把课本看明白了;但在大学,老师台上讲十分钟你们下面得花一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来消化吸收。以上的这些如果用一句话说那就是你们要从被动学习变为主动学习。所以一定要有信心,如果能领会到我说的这几点,高数就是a piece of cake”在我说完这些一段日子后,有一些学生对我说:“老师,学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你说的那段话太对了,高数就是那么回事。”我很高兴就如班会上我对学生说的:只要在我有一句话(不需要多)对你有影响能让你记几年用几年,对我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

在我写这篇文章期间,有个院里记者团的学生说要采访我,聊天之间她问我:“侯老师,大家都很信服你,你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从来就没考虑过。我做的从来只有交流。

我不要求他们学习结果上一定要达到如何,无论学生们做得怎么样,我只希望我用我的积累去帮助他们树立人格,提供给他们学习方法,让他们尽可能自由地享受美好的大学生活。